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文化 > >技法雄杰 高妙一新

技法雄杰 高妙一新

2020-07-20 18:17:10 来源:网络 作者:匿名 点击:7

供图(如需转载,请联系作者)

赏沈明之山水画,扑面而来的“红土神韵”“茶马古道”和“太行山风情”,显见其技法雄杰的笔墨风韵和撼心摇肺的雄强张力,在笔劲色妙中气势磅礴,使人即至于山川、河流、生物、天象等所固有的自然美和宏富美,感味到蕴藏于山岳、丛林、红土地中史韵芳泽的博大深邃。

辨章学术 考镜源流

究考沈明先生的绘画类型,为:“彩墨”画。此为,水墨画的重要分支。该画种,是挑战性最强,难度系数最高,功底要求最深的一个特殊画种。其皴、擦、渲、染与严谨的“色墨”格调与布局,更是对绘画技法和艺术的综合考量。进而,沈明之“彩墨”画灵魂,则在水赋其形、墨成其像中,创造性地实现了“色定其形,墨成其像,魂定其势”的豪迈特质。形成了色和色度,墨和墨度;色和色块,墨和墨块等等的具像幻化。贯穿着寄情写物,以情传神,以神赋韵,以韵定势的艺术思想灵魂。他成功地兑现了用死墨死而不堵,使其服务于视觉的绘画艺术妙想。

沈明之画,取精用宏;目与心会,像由心生;其悟天地之道,体察万物之本;尽山川河岳之变,取法于古中立新;逸气于胸襟,逸趣在色墨,出新于己。“茶马古道”十一个题材作品之烟霞,色展河山如画,墨定时空传古。烟霞中的马帮,在险象环生里人畜疾步,奋力向前,传达着逐途不舍的昂奋精神。力作《栈道传情》就是一个典例。其间,尽管偶有几个不同年岁之人,但都带着不甘示弱之意志,神采飞扬地自在生风。大作《云环山脊水环村》,活灵地追忆并展现着唐宋到民国时期,“滇藏”“川藏”茶叶由马帮驮交至印度、缅甸、尼泊尔以远,“海上丝绸之路”的汉藏茶马交易的通行难度最大的高原古道交通运输情景。

供图(如需转载,请联系作者)

嚼品“红土神韵”二十一个题材的文化意蕴,云南古老的红土文化风情,民族文化精神和穿越时空的特色文明基因,与原始质朴的高古华丽而共存。厚重的宏�髅鼐常�将大作《彩云之南》和《石奚山论道图》推向艺术创作高峰,这既是对历史文明的传承和表达,更是对古代地域文化和现代文明相交融的最美缩影。纵观“太行山风情”之力作《车过太行》,那代表中国北方人民坚韧不拔的民族精神、历史沧桑的嶙峋风貌,在千峰壁立、苍峻高古的气势中,传达着重峦叠嶂,祥云排空,雄奇伟岸的风神,奇、峻、灵、秀的浩然气势,在千崖竞秀的旷野风情中,涌动着古代文化滚滚如潮的生命气息而活托于世。那将郭熙“三远法”之髓赋予积墨、破墨、朽墨交叉运用之技法,使承载民居、瀑布、河流、山川之作品,既表现得祥和宁静,又赋予到宏硕、富丽的美学稳健与灵境之中,释放着博大而又生动的高古气息。

纸本设色,其以青绿重彩和浅黄为主。笔法以粗笔,中细笔和细笔交叉运用;画风造势,远近灵绝。突出着,远取其势,近取其质的显著特性。大作《古道长风》:构图深邃,气韵滚动,应物取形,笔墨相生。那些不画江岸边际,亦显烟波浩渺之作品,情深意长;山石丘壑、虽尚平实,但重变化。其画树,交叉多姿,以硬毫小笔勾勒,风骨奇峭,横扫躁硬;图下之长松秀岭,丘壑分布得体,水木掩映,将整个画面烘托得栩栩如生。不同题材呈展着,云峰叠嶂丽峻雄奇;苍松翠柏,飞瀑激间;马帮农夫,牛羊鸭鹅穿插其中,错落有致,相互映衬。吊桥栈道,楼阁民居的《云涌大江空》,笔法秀劲工致,红古气息浓烈,画出了锦绣山河千岩竞秀,神情迸发笔墨超逸之佳境。

供图(如需转载,请联系作者)

严谨缜密 典雅高华

沈明的画之所以意蕴之妙,在于他高超的造化功力。其得道之高,写生功底之扎实而纯厚;其“色墨”之所以能拿捏得精准到位,则益于其功深底厚之浓淡变化。故,磅礴而苍润也;其笔势之所以能苍中带秀、刚中有柔,乃为其内秀也;其构图造境之“朴质”,且“拙中寓巧”,乃为其笔墨苍劲,格调雄健宏阔,意境之博硕也。三十多年创作,扎实而厚重地将元明“四家”、清代“四僧四王”和近代黄宾虹等之精妙技艺融汇于胸,幻化成质,成就非凡。

细究沈明之山水画造型,主融吴镇、石涛、沈周、王�要髓,画面苍莽沉郁,山石轮廓线条及斫拂式短笔皴法,具成一大特色。老辣的笔墨,在较多的中锋用笔和松秀干皴里,于凝重中见浑厚,时而地势险要,时而峰环水抱、山岭回环,把自己的心性完全融入了别有天地的绘画元素中,使笔墨意趣在作品里呈现着神合貌离之特性。那将非表像法则渗透到画面背后的创新手法,使其产生着视觉上强大的冲击力、含蓄力、引导力、递进力和决断力。

精观沈明“粗笔”“中细笔”和“细笔”山水之笔法,浸润着唐寅、石溪、倪瓒、王原祁之艺汁。首先,其“粗笔”:以雄峻山势、坚峭石质、严谨结构、斧劈皴法、劲健用笔而淋漓色墨,代表作《大青山图》就是一个范例。其特性在于:究一味刚硬,笔锋圆转,取景开朗,皴法富于多变,披麻、乱柴相间,斫擦并用。其淡斧劈皴法,化面为线,以黄当黑,劲健中透出疏秀。简括“中细笔”和“细笔”特点:景色明了清朗,刻近略远;中锋用笔细劲,毫发之粗如游丝描,力道有韵,刚柔相济;皴法变换之短砍、顺笔、长皴、逆毫、圆转、方折交替并用,灵活在理;色墨淋漓,更富浓淡层次,切重全幅之秀润和空灵质感。同时,“中细笔”和“细笔”山水的浅淡设色,具备着强烈的抒情味和稚拙感的书卷气。其次是,沈先生山石的解索皴等技法,多从石溪变化而得,那荒凉苍浑的山石结构,淡定沉着的浅黄设色,在平淡中求奇险,繁密里不塞迫,重山复水,结构严密,开合有度,创造出了一种奇辟幽深,空�髅�密,浑厚华滋的情调。代表作《红日出江》就是绝佳印证。

沈明将黄宾虹平圆留重变和林泉高致的重墨、积墨与李可染技法交汇一体而取精用宏,再并以张大千之泼彩技艺,又形成了属于自身的滇郡特色。

通观沈明先生的彩墨绘画艺术,其精通造化,趣在法外,画格超然,情赋真切,穷深极远,大得神髓。画作如云融水态,天趣自成,挥洒淋漓。线条运用,深入法度、笔意超然、皆合其妙,具有显性的视角冲击力和平衡视角、延伸画面张力入味沁脾的鲜明特质,是一位既名副其实又不可多得的彩墨特性题材画绘画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