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财经 > >李竹:我为什么坚持做早期投资?

李竹:我为什么坚持做早期投资?

2020-06-24 04:13:40 来源:网络 作者:匿名 点击:111

6月23日,2020英诺创新者大会通过在线直播的方式进行。在直播中,英诺天使基金创始合伙人回顾了英诺过去7年的投资历程,对疫情当下的创投形势进行分析,也对创投行业的未来进行了展望。

李竹表示,虽然近年来的创投市场出现了一些新变化,一级市场和二级市场在逐渐打通,其投资逻辑也逐渐向同样的一个方向靠拢。在当下,有很多优秀的GP都在做VC阶段的投资,ATM等很多大企业的CVC也加入进来。在这样的形势下,英诺的决定还是坚守早期投资,做一个好的基金、伟大的基金,需要是坚持和专注。

他认为,随着资本市场注册制的推行,靠政策寻租、靠泡沫赚钱的时代已经过去了,红利将来自于认知、赋能、人脉。早期投资靠的是认知,先相信,后看到。早期投资赚的就是认知的钱,认知一定要比别人早。投资人也永远无法挣到超出认知范围的钱,除非是靠运气,但靠运气挣的钱往往又会因为实力不够而亏掉,所挣的每一分钱都是对这个世界认知的一种变现。

作为早期投资人,他觉得要有足够的好奇心,去学习和探索创新的领域,这也正是天使投资的魅力所在。

以下是李竹在英诺创新者大会上的主题演讲内容,由铅笔道整理,略有删减。

在疫情期间,创业者们更需要相互的鼓励和帮助,甚至得到启发,进而转型成长。27年前的这个时间,我们五个清华同学开始了第一次创业,大家凑了一笔钱启动创业,当时想要是有谁能提供一笔投资该多好。也正是这种贴近创业者的同理心,让我们完成原始积累之后,开始了天使投资。

今天英诺天使基金7岁了,在这7年间我们完成了从个人天使到机构天使的蜕变,从率性而为到寻找确定性和大概率的事件。从几个人的协同到构造一个日趋完整的生态,我们经历了很多成功和失败,逐渐清晰了自己的定位就是早期投资人

一支基金的存续期都在7年以上,人生有多少个7年可以去试错和学习。清华有一句口号,为祖国健康的工作五十年。我已经有三十年的工作经历了,未来的二十年希望英诺天使基金能够抓住中国科技发展的黄金时期。

当我们回望过去,能够感觉到过去的成绩大多是运气,我们这一代人赶上了中国改革开放以后发展最快的20年,没有过多的折腾,能够和时代同行。在这些年。我们也投出了一系列还不错的公司,从已经上市的德生科技、游族网络、美团网,到准备上科创板、创业板的众多企业,在屏幕上都列出来了,包括像MICROFUN、推想科技、智行者、微动天下、固克节能、NETSTARS、臻迪科技等等。

但是回想起来,我们还是幸运地搭乘了时代的电梯,我们对早期投资的认知也还在不断完善。搭乘电梯和谁在一起,就变得非常重要了。我们开始做天使投资的时候,当时自己在创业,接触的都是创业者,而且清华圈的居多。也正因为有了他们,我们才有了今天的小成绩,才能和时代同行。选择和优秀的人在一起,剩下的交给时间,一定会给你答案。

7年前,我们只是从形式上完成了个人天使到机构天使的转变。在英诺天使基金7岁的今天,我们思考更多的是,在募、投、管、退几个方面,机构化的天使与个人天使到底有什么不同?如何去避免率性而为的投资风格?如何能找到最优秀的创业者和更好的赛道,能够复制成功?这中间有太多需要不断学习的东西,有太多需要我们不断去探索的东西。

我们也曾经想过把基金越做越大,甚至包括VC、PE,如今我们有了更多敬畏之心。从整个行业来看,现在VC实际上竞争非常激烈,像红杉、高瓴成立了早期投资基金,要往前走。一个新的情况就是,一级市场和二级市场在逐渐打通,其投资逻辑也逐渐向同样的一个方向靠拢。在当下,有很多优秀的GP都在做VC阶段的投资,ATM等很多大企业的CVC也加入进来。它们不光是做投资,还能带来流量、市场,给这些创业公司赋能。

所以,我们的决定还是坚守早期投资,这是我们有优势的方向。7年当中,我们已经建立了一个自己的生态,在科技创新方面,我们和清华大学、北京大学、北理工、北航、中科院等建立了多方面的合作,围绕他们的科技成果进行转化。我们投资了400多家企业,这些创始人的推荐也是很好的项目来源。

比如,我们投资的做3D视觉的阿丘科技,创始人又推荐了人机协同控制的崧智科技,后来崧智科技的创始人又推荐了做CAM的翰华制造。这是创业者相互推荐的好例子,英诺的创新空间不仅是创业项目的来源,也是投后服务的基地。目前,已经有几十万平米,我们也从中投资了比如智行者、微动天下这样的好企业。

做一个好的基金、伟大的基金,需要的是坚持和专注。英诺在7年之际的决定就是坚持做好一件事,专注于早期投资。这次疫情是投资和创业的分水岭,它的影响是深远的,我们预计只有30%最优秀的创业者,30%最优秀的投资机构才能生存。短期来看疫情给投资机构的出差、尽调都带来了不便,也给投资行业按下了暂停键。

目前,只有像红杉、高瓴等一批机构比较活跃,更多的机构都是看得多,投得少,选择了观望。从清科的数据上看,一季度和去年同期相比,也出现了大幅下滑,同时,投资下滑得更加厉害。做天使投资的机构现在也越来越少,长期来看,疫情加速了一批投资机构的成绩,不少机构几年前发起了第一支基金,可能也是最后一支基金。究其原因还是募资方面出现了难度,现在的政府引导基金和市场化的母基金,逐渐成为了主流。他们对LP都有更为严格的要求,对退出的DPI、投后管理、规范性都有更严格的要求。

我们英诺在前两个月也成立了新一期的科技创新基金,募资的过程让我们感受到LP对GP的要求,已经是今非昔比,提高了很多。这也使我们意识到投资行业进入了一个新的阶段,我们要珍惜出资人对我们的信任,持续去探索、学习在众多不确定当中去发现确定性。众投、众管,取得足够好的回报。

但是在疫情之中也有一抹亮色,科技创新的项目仍然为各路资金所追捧。从英诺合作的这些投资机构,我们可以看到,很多机构都进行了快速的调整,加大了对科技赛道的投资。同时,像科创板、创业板实行注册制,也给早期投资带来了一个长期的红利期。在抗击疫情的过程中,科技体现出了它强大的作用,有很多科研课题都是针对科技型的企业。很多企业在疫情当中找到了新的产品,更容易获得市场。

比如我们投资的一些企业,推想科技、汇先医药、亿药科技、优艾智合、智行者科技、星速购等等,都在疫情中拓展了自己的市场。中美之间的科技脱钩,也迫使中国建立一个更安全、可靠的科技创新体系。在芯片、物联网、航天科技、军民融合等方面,都看到了明显的趋势,这个也给创业公司提供了更大的市场机会。

目前,我们处于一个非常态的世界当中,黑天鹅、灰犀牛,一个接着一个。资本市场也波澜起伏,我们从更广的时间坐标来看,历次的全球性的金融危机,科技进步和技术创新是走出危机的根本所在。我们也相信这次疫情势必助推新产业、新科技的快速发展。我们的应对之策不是略加谨慎,而是应该更有想象力的去投资,投资于那些能够改变未来的这些创新。

我们非常看好未来十年中国科技的发展,这个红利期来源于经济结构的转型和升级,以及中美科技脱钩带来的供应链的重构机会。科技创新将上升为下一个阶段的关键战略,可以说科创板、创业板已经为此按下了加速键。过去十年,产业升级和技术迭代在硅谷不断发酵,科技股引领了美股十年的牛市,我们中国在模式创新上有所突破。未来的十年,我们相信中国的科技创新也将成为资本市场不断上升的重要引擎。

随着资本市场注册制的推行,靠政策寻租、靠泡沫赚钱的时代过去了,红利将来自于认知、赋能、人脉。早期投资靠的是认知,先相信,后看到。早期投资赚的就是认知的钱,我们认知一定要比别人早。你永远无法挣到超出认知范围的钱,除非是靠运气,但靠运气挣得钱往往又会因为实力不够而亏掉,你所挣的每一分钱都是对这个世界认知的一种变现。

我们早期投资要投资什么样的企业?更多还是要看它的成长性和空间,一旦做成了,对未来的改变有多大?因此天使投资要避免率性而为的个人天使的做法,要更专业、认真的做好行业研究,选择创新点,找到投资标的,做好净值调查。

创新热点不断变化和迁移,也要求我们这些投资团队有持续的跨界学习的能力,从人工智能到物联网到芯片到航天科技和生命科技等等。投资和创业不太一样,投资是创业的延续,创业需要专注在一个赛道或者领域,不断地学习和提高自己,扎得越深越好,把复杂的事情变简单,然后不断重复地去创造价值。但是,投资则在更宽的赛道上需要具备跨界学习的能力,我们懂的可能不如创业者深,但是一定要有更开阔的视野去看整个战场,了解哪一个赛道的创新是最有价值的。

作为早期投资人,要有足够的好奇心,去学习和探索创新的领域,这也正是天使投资的魅力所在。毕加索曾经说过,要终身向儿童学习,充满好奇心,用不同的视角去观察这个世界。我们和创业者聊天的时候,不管你是否投资,你都能学到很多东西,也能让我们的心态变得更加年轻。所以我也更喜欢早期投资,这是能够终身学习的机会。我们接触和投资的每一个项目也带动了我们的认知提升,向创业者学习就是我们探索这种新领域的一个最好的方式。

下面我也举七个例子,他们有的带来了新科技,有的让我们更多地去认识了行业发展的一些规律。

第一个充满想象力的投资是无国界的医疗健康,我们几年前投资了用AI解决医疗影像的公司推想科技,今年他们已经服务了超过380多家医院,高效地辅助了影像科医生的工作。疫情期间,他们的产品卖到了欧洲、亚洲等多个国家,近期又获得了包括个欧洲的CE,日本的PMDA的认证,也得到了像柳叶刀、华尔街日报、CNN、央视等媒体的报道。由此我们可以看到做人工智能应用的团队,要拥有上天入地和出海的能力,医疗AI可能是人工智能领域里面能够面向全球市场的机遇。

第二个我们还投资了一些能够出海的项目,比如说像做无币支付的金融融合。几年前我们去日本考察机器人的时候,接触到了NETSTARS这个公司,这个公司当时就是想把微信支付放到日本,服务去日本旅游的中国人。做到,它现在已经成为日本最大的聚合支付公司,支持几十种的二维码支付,有25万多家的商户在使用他们的平台,同时也获得了像NTT、日本邮政、LINE、伊藤忠商事、住友商事等日本主流公司的战略投资。

这就是一个典型的中国商业模式的国际化,创业公司在国外要取得成功,除了技术、平台这些基本的条件外,更重要的是做好本地化建立诚信的体系。我们投资的另外一家非码科技,在国内走的更加靠前一些,他们不仅做了聚合支付,而且也是行业领先的智能门店的提供商,非码也彻底的定义了智能门店,他们现在已经为三百多个优秀的餐饮和便利店的连锁品牌提供了智能门店的服务,比如说像星巴克、麦当劳、全家、乡村基、华莱士等等,目前已经服务超过了15万家优质的门店。

第三个向着未知太空的深处,星空互联网、实验小卫星、载人飞行器给太空经济带来了一个庞大的万亿市场。近万颗星的发射需求给我们民营火箭和发动机的公司提供了一个全新的市场,民营航天作为国家队的补充,蓄势待发,预计明年中国下半年会进入一个大规模的发射器。

像我们投资的天兵科技,它是用HCP的液体运载火箭,采用预先混合的方式,低成本高可靠、常温贮存、无毒无污染,一级火箭的箭体可以重复使用10次以上,它主要就是满足中低轨卫星的发射需求。我们投资的天仪研究院已经发射了18颗小卫星,主要用于科学实验。还有我们投资的抟原复材也提供了碳纤维的新材料,为航空航天助力。我们特别看好太空经济带来的新机遇,并将在这个领域会进行持续的下注。

第四个中美科技的脱钩的这种新征程,中美科技脱钩已经是进行时,也带来芯片供应链重塑的新机会。中国每年进口的芯片以千亿美元计,仅仅次于石油,芯片在美国出口也是排在前四的大类,大家都想把相关产业链在国内建立齐全。作为早期投资,在EDA芯片设计、高端制造设备、半导体材料等环节都还有一些机会。像我们投资的锐石创芯,主要就是做高性能的射频前端芯片和模块,他们推出了国内首款集成N41全频段WLP滤波器的5G射频模组。

在新基建巨大的投资拉动效应下,FPGA这种芯片用量势必会迎来大幅度提升。它非常适合在5G、人工智能、数据中心、工业互联网、轨道交通、新能源汽车等这些新兴的应用场景。我们投资了两家FPGA公司,都取得了长足的发展,京微齐力去年已推出全新的高性价比的“大力神”系列FPGA产品,出货量超500万片;今年又推出了全新的高性能“飞马”系列产品。它也是国内拥有专利数最多的FPGA公司之一,另一家Efinix推出了中高端的FPGA,也获得了国际巨头的注资。今年他们都有大几千万的收入。我们在芯片方面已经累计投资了15家企业,大部分都拿到了新一轮的融资。

第五个智能制造是中国的基本盘,我们认为未来的十年都是红利期,会出现一批上市公司。从整个中国经济增速放缓、人口红利逐渐消失的这个角度来看,自动化、智能化是大势所趋,目前我们的人均GDP水平只有美国的1/6,在中国发展的过程中,减少人力投入、提升效率,还存在大量新的投资机会。新基建,对人工智能、智能制造产生大量需求。人工智能的视觉可以用在很多方面,从屏幕的检测到焊接等等都有足够大的市场。我们投资了机器人本体的镁伽机器人、3D视觉的阿丘科技、人机协同控制器的崧智科技,移动机器人优艾智合,飞行汽车酷黑科技,四足机器人云深处等等。这次疫情,对当下的消费行为和场景产生了很大影响,也让不少优秀企业拓展了市场。我们看好无人系统的广泛应用,适合于大量非接触的这些场景。

第六个重新定义交通工具,随着特斯拉落地中国,新能源车、无人驾驶汽车出现了鲇鱼效应,相关的供应链有巨大的机会。5G的落地,也将加速无人驾驶的落地。我们在五年前投资的智行者科技无人驾驶,今年刚完成了数千万美元的融资,在低速无人车应用到了城市清洁于环保,在L4方面,也和很多车厂达成合作,今年将实现数亿的销售收入。

中科原动力,做农机无人驾驶系统,用AI和自动驾驶技术为农机赋能。农业机器人将进入一个刚需时代,可以缓解农业生产劳动力逐年减少的问题数,降本增效,每年都有数百亿的一个服务市场。

我们今年投资的通敏公司,它依托电动车辆国家工程实验室,从新能源电池的检测切入,获得了多个一线厂商的认可,定位是未来将发展成为国际一流的汽车检测技术服务商,并完成检测设备核心部件的国产化。

未来黑科技,目标是把物理光学领域的新技术应用于智能驾驶和无人驾驶的全新显示领域,主要研发了汽车平视显示器和免介质光场全息技术。两年内开始量产,在手订单数量庞大。所以不管汽车相关的服务模式如何变化,深耕其产业链将获得更有确定性的回报。

最后一个更加波澜壮阔的下沉市场,消费普惠是大消费的新趋势,渠道下沉、物廉价美,是它的特点。我们投资了一家做新车零售的公司宜买车,它低成本、高效解决了10亿城镇、农村人口的买车体验问题,宜买车定位在三四线以下城市,用了数字化管理、从根本提升效率的新车零售渠道。目前已覆盖200个县市。它通过创新的经纪型模式,以客户的需求和体验为基础,在非流量特性的下沉渠道大量低成本获客,发展也非常快,去年实现了2019年GMV80亿元 销量7万余台 2020年目标15万台GMV150亿元。

上面这些项目,只是我们尝试探索创新的一部分,大家可以看到在今天英诺投资的每一个项目背后,都有一定的投资逻辑。从不确定性当中寻找确定性,这是早期投资必须做的事情,我们的认知也在这个过程中不断迭代。

早期投资,给创业者赋能也很重要,我们希望做赋能型天使,给创业团队最需要的帮助,优化商业模式,对接行业资源和资本;让他们更顺利地发展。当他们进展顺利的时候,我们就做站在创业者身后的天使,不去遮挡创业者的光芒。

目前,英诺在行研、风控、投后方面,已经建立了一个完整的架构,也有了完善的项目信息管理系统。过去的7年,我们经历了很多项目的生生死死和退出,沉淀了很多经验和教训,这些知识都被用在我们的风控、文档,还有架构建设当中。我们的英诺创新学院,定期组织垂直领域的创始人一起做闭门交流,就是在做知识沉淀与积累。在战争中学习战争,在创新中学习创新。

我们会坚持自己的使命和价值观,“投资创新,成人达己”。在此基础上,我们已经建立了一支不断学习、锐意进取的投资团队,作为我们前进的有力的支撑。

我们面对不确定性的未来仍然抱有乐观的预期,坚持做好一件事,专注早期投资和科技创新,相信时间会给出答案。

投资不是短跑,是一件长期而考验耐力的事,对于未来越有信心,眼下才能越有耐心。

最后,要感谢英诺帮的创业者,感谢所有支持我们、鼓励我们的投资人,感谢英诺的同事们,因为你们,我们走过了七年,也使我们对未来的若干个七年充满了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