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财经 > >仰智慧上位实控人引炒作质疑 中潜股份“两手一摊”回应监管关注

仰智慧上位实控人引炒作质疑 中潜股份“两手一摊”回应监管关注

2020-07-19 03:57:50 来源:网络 作者:匿名 点击:6

原标题:仰智慧上位实控人引炒作质疑 中潜股份“两手一摊”回应监管关注

本报记者 李慧敏 北京报道

7月9日,当沪指站上了3400点的时候,被市场称为“最强妖股”的中潜股份(300526.SZ)又出了新动作——实际控制人换了。

7月9日晚间中潜股份公告称,控股股东深圳市爵盟管理咨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深圳爵盟”)将放弃其所持股份表决权;第二大股东爵盟投资(香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爵盟投资”)将成为单一支配公司股份表决权最大的股东,仰智慧将成为中潜股份实际控制人。

对此,深交所连夜发函表示高度关注,要求中潜股份详细说明深圳爵盟放弃控股权原因;说明是否因多次跨界转型失败而对本公司未来发展持悲观态度;再次核实说明深圳爵盟放弃表决权是否获得相应对价、是否符合商业逻辑;说明原实控人与新实控人之间是否存在应披露而未披露的协议等。

而中潜股份对于关注函的态度则是“两手一摊”表示无能为力。7月14日发布的回复公告称,对于相关要求说明的事项,公司未能聘请到财务顾问及律师发表核查意见。因此无法给出核查意见。

相关数据显示,自2019年5月以来,业绩平平的中潜股份股价进入上升通道,区间最高涨幅超过16倍。而在近期,股价又出现了异常波动,由5月22日的96.02元迅速攀升至7月10日的140.22元。7月18日收盘时,已跌落至97.7元。

而自2019年4月以来,中潜股份4次披露包括无资产、无收入的“壳公司”的跨界收购以及进行的一系列股权变动,股价伴随每一次信息披露而飞涨。深交所多次强调要求中潜股份说明,是否存在利用市场热点炒作股价的情形;是否存在利用信息披露配合二级市场股价炒作的情形。

而且,中潜股份已被深交所列入重点监控股票名单,监管将对公司收购资产、股东转让股份等事项进行内幕交易核查,并结合信息披露情况跟踪分析是否存在市场操纵等违法违规行为。

《中国经营报》记者注意到,中潜股份现任实控人仰智慧,2019年9月以3.5亿元收购中潜股份24.46%股权成为二股东,这笔股份当时市值约为23亿元。因涉中国华融“赖小民案”,仰智慧于2018年8月被要求协助调查近3个月,1年后再次投身A股。

放弃表决权系股东单方面决定?

2020年7月9日,三大指数再创阶段新高,沪指站在了3400点。当天,中潜股份股价大涨7.27%、达到了134.5元之后,伴随好势头,就在当晚又“搞出了事情”。

7月9日晚间,中潜股份公告称,控股股东深圳爵盟将在其持有公司股份期间无条件且不可撤销地放弃行使其持有的公司全部股份对应的股份表决权;第二大股东爵盟投资将成为单一支配公司股份表决权最大的股东,仰智慧将成为公司实际控制人。

中潜股份方面同时表明,准备转变主营业态,意即加速转型。

公告称,鉴于外部环境发生较大变化,深圳爵盟经营战略发生调整,拟转变主营业态,涉足其他行业、领域的投资业务,不再仅作为控股型公司单一投资上市公司。深圳爵盟及其股东难以保证能继续将足够的精力投入到上市公司的经营管理和战略规划中。

对于此,深交所表示高度关注,连夜发出关注函。

首先,要求中潜股份详细说明深圳爵盟作为控股股东放弃公司控制权的原因,拟转变主营业态,涉足其他行业的具体原因。深圳爵盟转投其他领域是否因为外部环境变化导致中潜股份主营业务发展受限,及中潜股份多次谋求跨界转型投资失败而对中潜股份未来发展持悲观态度。

其次,就深圳爵盟无条件不可撤销地放弃其所持股份的表决权,仰智慧被动成为中潜股份实际控制人这一事实,要求中潜股份再次核实并说明深圳爵盟本次放弃表决权是否获得相应对价,是否符合商业逻辑,原实际控制人张顺、杨学君与新实际控制人仰智慧之间是否存在应披露而未披露的协议。

深交所要求中潜股份就相关事项请律师和财务顾问核查并发表明确意见。同时深交所还抛出了“仰智慧取得实际控股权的时间”问题。

关注函表示,请中潜股份说明本次交易是否与2019年仰智慧、刘勇、北京泽盈投资有限公司三方受让或增持公司股份构成一揽子交易,并结合2019年以来中潜股份“三会”日常运作、2019年以来主要投资决策(投资北海慧玉、设立北海中潜、投资大唐电信)机制及流程等,说明仰智慧是否于2019年已经取得中潜股份控制权,说明中潜股份是否存在信息披露不准确,对投资者构成重大误导的情形。

而对于中潜股份在14日针对关注函作出的回复,有市场人士认为,很显然中潜股份所持态度就是两手一摊,“无人核查”“无有办法”因此结论是“无法界定”。

回复公告称,中潜股份未能聘请到财务顾问及律师对上述事项发表核查意见。深圳爵盟放弃表决权是股东单方面行为,中介机构除采用访谈当事人员或获取当事人员书面承诺外,无其他客观核查手段,遂无法确定中介机构勤勉尽责及其核查责任的边界。此外,自3月份以来,中潜股份已收到多轮监管关注。中潜股份未能聘请到相关人员,因此无法给出核查意见。

仰智慧入局前后所讲故事均未落地

深交所关注函表示,中潜股份主营业务为潜水装备生产及提供潜水培训和休闲体验服务,然而2019年下半年以来,公司先后多次披露跨行业收购或对外投资的公告,谋划转型,拟进入大数据、5G、云计算等领域。

有媒体报道称,2019年以来,中潜股份进行了一系列转型尝试,仰智慧间接收购公司股份,并担任公司总经理之后,中潜股份更加坚定了转型步伐。

自2019年7月起,中潜股份先是拟以1元收购从事大数据业务的北海慧玉,1个月后因交易对手方去世而终止;同时拟投资100万元设立全资子公司北海中潜,从事与北海慧玉类似业务;然后是作价4081万元收购上海招信,继续在大数据产业链上布局;再就是今年3月拟作价2.2亿元收购大唐存储,转而向芯片领域发展。

“从中潜股份的几项投资来看,中潜股份收购的标的皆为成立时间短、无经营数据或持续亏损的‘壳’公司或初创公司。更值得注意的是,所有收购无一落地,北海中潜业务停滞,上海招信转手卖掉,收购大唐存储至今未签署正式协议。”分析人士表示,再结合近1年来中潜股份股价的异常飙升,理性投资者应该能够得出“忽悠、炒作”的结论。再往深点讲,股价异常上涨的冰山底下,可能埋藏着内幕交易、市场操纵等违法违规行为。

天眼查数据显示,中潜股份主营潜水装备业务,2016年上市后经营业绩表现一般,营业收入复合增长率仅为9%,净利润复合增长率则是-8%;不仅如此,2019年中潜股份每股收益仅为0.16元,极低的收益绝对值也是“肉眼可见”。正是这样一家业绩平平的公司,股价却自2019年5月以来进入上升通道,区间最高涨幅超过16倍。

此外,几乎在股价上涨的同时,公司股权结构也发生了很大变化。

2019年9月,原实际控制人方平章、陈翠琴将所控制公司24.46%、9.38%的股份分别转让给仰智慧和刘勇,转让价格仅为股份市值的17%左右,而且这笔交易早在2019年4月就开始筹划。此外,私募投资机构北京泽盈自2019年5月开始陆续买入公司股票直至举牌,增持期间与公司股价快速上涨期间高度重合。

这是不是巧合?深交所表示高度质疑并为此发出多份问询函。

特别是4月4日的关注函,针对自2019年4月以来,中潜股份4次披露包括无资产、无收入的“壳公司”的跨界收购以及进行的一系列股权变动,要求中潜股份一一给予说明。其中,关注函格外强调了两个“炒作”:其一,是否存在利用市场热点炒作股价的情形;其二,是否存在利用信息披露配合二级市场股价炒作的情形。

仰智慧何许人?

公开信息显示,此次“零代价”成为中潜股份实控人的仰智慧是个“有故事”的人物。

仰智慧祖籍安徽安庆、1971年生人。尽管为人低调,但通过其旗下蓝鼎国际玩转资本市场,进军海外博彩业的事迹则传播甚广。其名下博彩公司涉及韩国、菲律宾等多个国家和地区,被业界称为“海外赌王”。

此外,A股市场中ST山水*ST高升等个股中都曾出现过他资本运作的身影,尽管从中折戟,但这位资本圈风云人物的动作却并未停止。

公开信息显示,2018年8月,仰智慧涉华融赖小民案被要求协助调查近3个月,于11月底获得自由。2019年重返A股市场,斥资3.5亿元获得4175万股中潜股份成为二股东;而这笔股份在当时的市值为22.96亿元。

2019年8月至10月,中潜股份股权发生系列变动,仰智慧持有爵盟投资100%股权,从而间接持有上市公司24.464%的股权。

2019年12月2日,仰智慧正式担任中潜股份总经理。与此同时,公司原管理层也开始出现密集的变更和辞职。

仰智慧曾在接受媒体记者采访时表示,入股中潜股份代表着自己的创业进入下半程,自己对当下和未来的经济发展很有信心,今后也会把投资重心放在实业发展上。

在股价暴涨前入局的仰智慧,曾以3.5亿元的价格拿下24.46%的股权,在7个月内变成了80多亿元。在2020年4月3日,中潜股份股价达到最高点的时候,市值达到300亿元,市盈率更是超过1200倍。

随着仰智慧等人的入局和股价的飙升,股东情况也在不断变化。天眼查数据显示,2019年6月有1.2万个股东,但在股价达到192元的2020年4月3日,仅剩3900个股东,此时人均持股达到840万元。目前则有6275个股东。

一家生产潜水装备的公司,却在仰智慧入局前后开始布局芯片、珠宝、大数据等领域,不仅股价随着每一次收购信息的披露而飞涨,而且短短的1年时间,仰智慧也从总经理变成了实控人。

上述分析人士表示,而今,声称转型加速的中潜股份,在仰智慧的带领下会在资本市场上再掀怎样的风浪,尚待观察。

(编辑:夏欣 校对:颜京宁)